澳门精选免费资料大全

跨过深圳河——三位香港跨境货车司机的口岸故事

2020年11月02日10:52  来源:
 

  新华社香港11月1日电 题:跨过深圳河——三位香港跨境货车司机的口岸故事

  新华社记者 朱宇轩

  卸下近30年的辛勤和忙碌,63岁的香港司机庄荣不用再跑下一趟货车了。

  上世纪70年代末期,随着内地开始改革开放,不少港商将殷切的目光投向深圳河的另一端。1978年,文锦渡口岸正式开放通车,货运汽车可以直接进出香港和内地两地运营,粤港通关迈出了历史性一步。

  跨过深圳河,是无数同庄荣一样的香港货车司机的工作常态。几十年间,他们驾驶货车,满载一趟趟货物,往返于内地和香港,见证了港深越来越密切的联系,也见证了内地越来越“靓”的发展。

  文锦渡口岸开启货运生涯

  上世纪80年代,受惠于改革开放政策,香港转口贸易发展如火如荼。葵涌货柜码头上,码头工人热火朝天搬卸货柜,日均处理超过一万个标准货柜。雪花般的订单从内地传来,催生越来越多香港人投身跨境货运行业。庄荣就是其中一员。

  “当时我给一家染料厂送货,一个月扣除人工等杂七杂八的费用,也就刚够生活了。但跑运输一个月可以挣一万多(港元),比只在香港跑的司机高,而且我还可以去内地看看,了解自己的祖国。”庄荣说。

  庄荣是柬埔寨第三代华侨,不满15岁时便和家人来到香港。一场大火后,染料厂倒闭了,没生意可做的庄荣便和朋友合资买车牌,在缴纳了十几万港元的牌照费后,于1987年正式成为了一名跨境货车司机。

  货车里是什么?衣食住行,样样皆有。庄荣们从香港的货柜码头将进口的糖果、罐头和衣物装车,经陆路口岸运至广东省各地,再把汕头的瓷器、江门的藤制家具运至香港码头,销往新加坡和欧美。

  文锦渡口岸是庄荣跨境货运职业生涯的起点。跑一趟汕头前,庄荣笑称自己就像应对饥荒一样在超市“扫荡”,准备好三天三夜的食物和水,从葵涌码头提取货柜后,立刻赶赴文锦渡口岸,等待人工报关。

  “文锦渡口岸很小,都挤满了车,而且人工报关效率不高,特别拥挤,我们经常一等就是十几个小时。”庄荣回忆说。

  跑货运非常辛苦,但酬劳也高,靠着奔波打拼,庄荣在香港置业,日子一天天地富足起来。

  “上世纪90年代,香港货运业发展特别红火,我一个月可以拿到两万多(港元)。在内地运货时,当地居民都说我们是‘万元户’。”庄荣笑着说。

  钢丝绳封条和货车“三件套”

  随着深港两地经贸来往日益密切,往来两地的货运需求大幅增加,尤以公路货运增长幅度最大,仅靠文锦渡一个口岸已不足支撑。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,港深两地在文锦渡口岸以东和以西分别设立了沙头角口岸和落马洲-皇岗口岸。

  跑跨境货运逾20年,香港司机邓志伟至今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次通关时,货车过关步骤繁琐,出入境检查十分严格。以香港至东莞的货车为例,货车在香港的落马洲口岸清关,开车抵达深圳的皇岗口岸后,需要把货车车厢门把手及货柜柜门锁上钢丝绳封条,到了目的地东莞才能拆封清关。

  驶出口岸、抵达深圳后,邓志伟眼前的景象也与香港的高楼大厦截然不同:目之所及大多是空地和荒地,路边几乎没有路灯。

  “上世纪的深圳跟现在完全两样,路边都是树,还有鱼塘,路面也不平整。”庄荣补充说,当时香港货车在内地行驶须遵循指定的路线安排,从深圳前往广东省各市,沿途没有饭店、旅馆或服务站,为争分夺秒运货,司机普遍通宵赶车。

  疲劳驾驶下,司机们很容易出交通事故,因此货车上大多备有“三件套”:一条大铁链、一个水桶和一个后备胎。

  “当时路不好走嘛,下雨时地上还有泥,货车陷在路旁无法动弹时,过路的司机可以帮忙用一条铁链把困住的货车拉出来。水桶是我们用来接水洗脸、刷牙的,备用车胎则可以替换被扎破的轮胎。”庄荣解释说。

  2000年后,香港和深圳分阶段扩充了港深之间的口岸设施,逐步推进电子报关系统,简化清关手续、加快清关速度,进出深圳越来越便捷了。2007年,深圳湾口岸开通。驶过深圳湾大桥,邓志伟首次体验“一地两检”便捷通关模式,还看到深圳湾附近矗立起越来越多的高楼。

  内地发展越来越好,邓志伟的跨境货运业务也越做越大,并于2015年成立了一家跨境物流公司。“现在的深圳湾口岸高楼幢幢,文锦渡口岸附近也是灯火通明。”邓志伟感慨地说。

  口岸更多选择 通关更加便捷

  2020年8月26日,港深间第五个陆路货运口岸——莲塘/香园围口岸正式启用,为实现两地跨境货运“东进东出、西进西出”通关新格局打下重要基础。“新口岸客、货运分开,人车直达。”邓志伟说。

  “口岸增加了,设施更加齐全,过关方便很多。”跑了十多年跨境货运的司机黄伟昌说。

  跟当年几乎所有货车都在文锦渡口岸排起长龙不同,黄伟昌有了更多的选择:前往珠海可以走港珠澳大桥,往粤西可以走港深间的陆路口岸;如果工作太晚,则可以走24小时通关的落马洲-皇岗口岸。

  “正常情况下,1小时就可以通关。跟人工清关不同,我们现在实行电子报关,清关时打电话、网上填报都可以。”黄伟昌说。

  不仅通关更便捷,黄伟昌注意到内地的新变化不胜枚举:一条条高速公路穿行在城市间,沿途有了数不胜数的饭店、酒店和汽车服务站;货车经过收费站时,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可自动扣除货车经行费用;微信等电子支付流行起来。

  近年来,国际上转口港竞争激烈,与跨境货运的黄金期相比,如今香港的货运订单减少,而工作强度大,跨境货车司机这一职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已经大不如前。

  今年36岁的黄伟昌告诉记者,现在很少有年轻人愿意从事跨境货运了,“不过我们这行朋友多,彼此会分享订单,哪里有货,我们就能去哪里”。

  包括庄荣在内的不少初代跨境货车司机已经退休,新一代的香港司机们正驾驶着货车,行驶在条条高速公路上。车窗外,内地的面貌正日新月异。

(责编:刘洁妍、燕勐)
 
关注人民网微信

视频新闻

热点排行